?

歡迎光臨建設行業信息網!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頁>>勘察設計>>設計師>>

尋找建筑物的精神跨度

【摘要】在接過2013年“文化中國”年度人物大獎的時候,劉家琨這樣闡釋自己對于建筑師這個職業的理解:“磚頭瓦塊情商不高,但建筑師可以無中生有,我愿意讓磚頭瓦塊更有人性,而不是更加非人。”在中國當代建筑師中,劉家琨是一個“異數”。他長年棲身川蜀之地,和北京、江浙滬等建筑師聚集之地互通有無而又保持著距離;他有一幫畫家、詩人朋友,羅中立、何多苓、歐陽江河或是翟永明,少時樂于呼嘯群聚,后來幫其中的一些人建房子,互為映射和說明;他不樂意談論建筑的風格、走向,更愿意強調建筑的“此時此地”,用低技的手法消解困難;他的建筑作品,外表低調拙樸,而空間靈動,別有詩意,照片效果不及身臨其境。



 
    在接過2013年“文化中國”年度人物大獎的時候,劉家琨這樣闡釋自己對于建筑師這個職業的理解:“磚頭瓦塊情商不高,但建筑師可以無中生有,我愿意讓磚頭瓦塊更有人性,而不是更加非人。”在中國當代建筑師中,劉家琨是一個“異數”。他長年棲身川蜀之地,和北京、江浙滬等建筑師聚集之地互通有無而又保持著距離;他有一幫畫家、詩人朋友,羅中立、何多苓、歐陽江河或是翟永明,少時樂于呼嘯群聚,后來幫其中的一些人建房子,互為映射和說明;他不樂意談論建筑的風格、走向,更愿意強調建筑的“此時此地”,用低技的手法消解困難;他的建筑作品,外表低調拙樸,而空間靈動,別有詩意,照片效果不及身臨其境。

  如果僅僅只有上述這些,劉家琨還不足以成為劉家琨。2008年汶川“5·12”地震之后,劉家琨自發啟動了兩個項目,一個是再生磚計劃,將震區的斷壁殘垣重新利用;另一個則是自籌資金為一個普通的女孩建造了一個博物館,這個名叫胡慧珊紀念館的所在是為了“紀念和尊重所有普通生命”。“它們的相同點是,都不是委托項目,因為是自發的,所以方式也更加直接,表達也就更徹底。”劉家琨說。

  2008年威尼斯建筑雙年展上,2×15m長的再生磚墻矗立在中國館中,這些磚將震區的斷壁殘垣重新利用了。


  位于四川成都安仁古鎮的建川博物館(2005年),此為中央圓形大廳。


  位于四川成都的鹿野苑(2002年),其主體是一座石刻博物館。

  當建筑介入現實

  在2008年的威尼斯建筑雙年展上,2米高、15米長的再生磚墻矗立在中國館中,而正如劉家琨所言,其力量正在于它“并不是為雙年展創作的作品”。再生磚計劃用破碎的廢墟材料作為骨料,摻和切斷的麥秸作纖維,加入水泥、沙等,由災區當地原有的制磚廠,做成輕質砌塊,用作災區重建材料。它既是廢棄材料在物質方面的“再生”,又是災后重建在精神和情感方面的“再生”。

  如今,這一開始為了災區重建救急用的材料已經被運用到了村落重建和城市公共建筑中。“制作再生磚的工廠就在都江堰,因為地震的時候,所有的建筑垃圾都堆放在那里,工廠可以就地取材、節約成本。”劉家琨說。而四年過去,再生磚需求量頗大,地震時累積的再生磚的原材料、建筑廢料再有半年就要被消耗殆盡了,“我們現在也在和政府談,因為城市拆遷也會產生大量的建筑廢棄物,仍然可以持續利用。”因為再生磚只有就地取材就近使用才會顯得價格相對低廉,所以有一些別的地區,也在邀請劉家琨去幫助建立再生磚的工廠。也有客戶不顧運費比價格還要貴,執意從四川把再生磚塊運到上海建設自己的公司總部的。“那是一家瑞士的制藥廠,它看重的就是環保材料的理念,即便貴一些也要用這種材料。”劉家琨說。

  和再生磚計劃幾乎同時的是由劉家琨自己出資建造的胡慧珊紀念館。這座小房子靜靜地矗立在四川安仁縣建川博物館的小樹林里,懷抱著因地震逝去的四川省都江堰聚源鎮聚源中學初三一班學生胡慧珊曾經的生活場景和粉色夢想。這是一座樸實到會讓人誤以為“沒有設計過”的小房子,但劉家琨認為“要做到看上去沒有設計比設計更難,我只是采用了一種更加直接的情感表達的方式”。博物館內部的粉色是胡慧珊生前最喜歡的顏色。由于種種原因,這件小小的博物館始終沒有開門。“直到半年以前,我們在門上反裝了一個貓眼,人們可以從貓眼中窺視到里面的一切。半年前,建川博物館館方可能覺得貓眼太麻煩了,于是在鋼筋的門上挖了一個大洞,裝上了玻璃。”劉家琨說。

  更多的是考慮人在建筑中的感受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四川人,他坦言這場地震對自己的影響頗大,從客觀層面說,很多曾經定下的項目因為地震而擱置,而從思想層面而言,大自然的力量、建筑物的轟然坍塌,以及在此面前被襯托得分外無力的個人更堅定了他為了人去造房子,而不是為了表現自己為了呈現某種風格去造房子的念頭。“我造房子的時候沒有想那么多,更多的是考慮人在其中的感受,考慮建筑的此時此地。”劉家琨說。

  在蘇州舉行的“文化中國”頒獎典禮前一天,劉家琨就已經到了蘇州。因為正碰上他在此地的新項目御窯金磚博物館的動工日。作為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御窯金磚,從明代起就受到歷代帝王的青睞,現在北京故宮、長城等古建筑中均使用了御窯金磚來鋪地——從蘇州的作坊到故宮宮殿,這些金磚在劉家琨看來有著獨特的“精神跨度”,而設計將遵循“展現金磚從單純的地方性物質原料到封建王朝最高殿堂大跨度的精神歷程”的原則,“你需要從這個思路中抽象出一種建筑的形式”,劉家坤說。

  被問及川蜀之地對他建筑的影響的時候,劉家琨坦言自己從未思考這個問題,因為他的建筑作品在四川和在全國其他地方比例差不多是對半開。但他承認自己的語言、脾性、生活習慣都受到了地域的浸染,朋友圈里多數是詩人、作家和畫家也構成了自己身邊的某種生態,而建筑或許也可以看做是這種生態的延伸。被他一直所強調的此時此地、與周圍的環境對話則被比喻為:“比如一桌人已經在吃飯了,你最后到,難道不應該謙虛一點?”但與此同時,建筑物所體現出的抽象的精神性則一直被這個曾經的作家、文藝青年所看重。其中頗可為此佐證的一點是劉家琨對于建筑項目的選擇——從年初竣工的水井坊博物館為明朝期間的窖池、古今白酒的生產過程做空間設計;到一年多前完成的西來古鎮的街區河岸增建項目中用新建筑依照古鎮舊街巷紋理“修補古鎮最容易被蠶食的邊緣部分”;或者再往前追溯到其代表作之一的鹿野苑石刻博物館。在鹿野苑博物館的設計手稿中,在若干建筑數據之外,劉家琨寫下這樣一行標注:三面光線的精神指向?


(責任編輯:王子奇)



品牌推薦

?

友情鏈接

美女极度色诱视频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