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光臨建設行業信息網!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頁>>勘察設計>>標準規范>>

城鎮化地方目標激進 PPP模式引民資入場

  自《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于3月16日出臺以來,地方版本的新型城鎮化規劃也在加緊出臺。

  6月16日,福建省委省政府公布了《福建省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提出了到2020年將常住人口城鎮化率、戶籍人口的城鎮化率分別提高到67%、48%的目標。

  《中國經營報》記者統計得知,3月16日以來,先后已經有云南、甘肅、江蘇、青海、福建等多個省份公布了自己的新型城鎮化規劃,還有廣東、浙江、湖北、河北等多個省份正在加緊編制規劃。

  目前一個顯著的特征就是,地方定下的增長目標普遍高于國家目標。按照《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我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將從2013年底的53.7%增長到2020年底的60%,每年提高1.05個百分點;比如青海,提出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從2013年的48.5%提升到2020年底的60%,每年需要提高1.92個百分點,遠遠高于國家目標。

  一位城市規劃專家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城鎮化自有其發展規律,應該避免我國經濟由GDP崇拜轉向城鎮化率崇拜的傾向。

  各省目標高于全國

  3月16日發布的《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確定了兩個重要指標,一是我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將從2013年底的53.73%提高到2020年的60%,每年提高1.05個百分點;二是我國的戶籍人口城鎮化率將從2013年底的36%左右提高到2020年的45%左右,每年提高1.5個百分點。

  時隔一個月之后4月15日,全國首個地方版本的城鎮化規劃——《云南省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在該省城鎮化工作會議上率先亮相。按照該規劃,云南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將從2013年底的40.48%增長到2020年的50%,每年提高1.59個百分點,戶籍人口城鎮化率將從2013年底的27.24%增長到38%,每年提高1.79個百分點。

  到了5月份,先后又有甘肅、青海、江蘇公布各自省份的新型城鎮化規劃。這三個省份提出的目標是,將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分別從40%、48.5%、64.1%提升至50%、60%、72%,每年分別需要提高1.67、1.92、1.32個百分點。

  福建省是最新發布新型城鎮化規劃的省份,其目標是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從2013年的60.8%提高到2020年的67%,每年提高1.03個百分點。

  由此可見,在上述5個已經出臺規劃的省份,僅有福建設定的增長速度目標與國家目標相當,其他4個省份都遠高于國家目標;其中,青海每年提高1.92個百分點的目標,相當于國家目標的1.8倍。

  統計數據顯示,1978-2013年間,我國城鎮常住人口從1.7億人增加到7.3億人,城鎮化率從17.9%提升到53.7%,年均提高1.02個百分點?!秶倚滦统擎偦巹?2014~2020年)》每年提高1.05個百分點的目標正是參照這一統計結果設定的。

  對于青海來說,2000-2013年間,該省的常住人口城市鎮化率從34.76%增長到48.5%,年均提高1.02個百分點,與國家目標相當;但是在制定2014-2020年規劃時,該省制定了年均提高1.92個百分點的目標,顯然是相當激進的。

  一位城市規劃專家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新型城鎮化應該避免幾個傾向,首先就是由GDP崇拜變為城鎮化率崇拜的傾向,城鎮化是一個歷史過程,沒有捷徑可走,但有的地方提出“全域城鎮化”,有的地方甚至出現了“消滅農村”的極端論調,這都是與城鎮化規律相違背的,將造成比GDP崇拜更具破壞性的后果。

  該專家表示,還應該避免大拆大建的傾向,目前,推進城鎮化的成熟思路應該是產城融合,只有加強產業支撐,才能提供更多就業機會,進城農民才能“有事做、有飯吃”,有的地方只顧“圈地”“蓋房子”,不顧產業發展,只能帶來更多“空城”“鬼城”。

  呼喚民資入場

  推進城鎮化需要巨量資金,特別是在地方債高企的背景下,城鎮化的資金問題更為突出。

  據記者了解,幾乎是在《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出臺的同時,財政部就組織了一次“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即PPP)培訓班”,也就是在這個培訓班上,財政部副部長王保安指出,“預計2020年城鎮化率達到60%,由此帶來的投資需求約為42萬億元。”

  此前,我國城鎮化建設主要依賴財政,特別是土地財政,這種模式帶來了政府債務高企的后果。根據國家審計署相關報告,截至2013年6月底,全國政府性債務規模超過20萬億元,地方政府性債務超過10萬億元。全球都在不斷警示中國債務風險。

  財政部副部長史耀斌表示,城市建設資金主要依靠轉讓土地的收入支撐是不可持續的,新型城鎮化需要建立多元、可持續的資金保障機制。

  王保安在“PPP培訓班”上表示,42萬億元更多可能來自社會投資,使用和推廣PPP模式是支持新型城鎮化建設的重要手段,PPP模式有利于吸引社會資本,拓寬城鎮化融資渠道,形成多元化、可持續的資金投入機制。

  近日,國務院辦公廳在相關文件中也一再提及PPP模式,提出要細化相關措施,開展城市基礎設施和綜合管廊建設等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機制(即PPP模式)試點。

  PPP是“Public-Private-Partnership”的縮寫,亦即公私合作伙伴關系,是指政府和社會資本通過建立全過程的合作關系,為社會提供公共產品或者服務,比如道路、橋梁、污水處理、節能項目等,這是全球通行的一種公共基礎設施融資模式。

  據記者了解,財政部力推的這一模式已經確定洛陽、哈爾濱作為亞洲開發銀行PPP項目的試點城市;此外,黑龍江、河南、浙江、湖南、福建、上海等省份也在密集調研,著手籌備相關項目。

  洛陽的市政路橋和污水處理打包項目已經被選定亞洲開發銀行貸款支持的PPP項目,亞洲開發銀行將為該項目提供總額為1億美元的主權貸款。

  哈爾濱市區超過5000萬平方米的非節能建筑改造項目也是亞洲開發銀行支持的PPP項目,該項目的模式是“政府財力投入一部分,供熱企業貢獻一部分節能效益,節能服務公司讓渡一部分利潤,建筑產權所有者少擔一部分”,有效捆綁了多方資源,在不增加社會成本的前提下實現多方共贏。

  作為試點城市所在的省份,黑龍江2014年已經先后向國家申報了“松花江流域水污染控制”“職業教育實訓基地”等PPP項目,引資總額度約合2.43億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PPP模式絕非萬能靈藥。亞洲開發銀行行長中尾武公開表示,“技術不規范、商業可行性不匹配、風險分配機制缺失、項目準備不充分等因素都可能造成PPP項目失敗。”
 

(責任編輯:軒)




品牌推薦

?

友情鏈接

美女极度色诱视频国产